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诗词 > 穿成福宝她恶毒堂姐

第251章 我不是个贪心的人

    董友兰脸色瞬间变得铁青:“婶子果然是面慈心狠,我这么点的幺儿,你不盼着好!”

    老太太冷笑声:“我是就事论事,现在是新社会,不兴封建迷信,谁有福气得看个人努力。你为了这个孩子克没少吃药,但吃得对不对症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人得有良心,少说风凉话,既然得了儿子,还是抓紧回家去吧,别吹了风又赖在别人头上!”

    董友兰恨得咬牙切齿,自家盼了多少年,连生了四个闺女才有得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可是这孩子不足月就出来了,而且还是踩着八月份,虽然小胳膊小腿长齐全了,但是瞧着又瘦又小,哭声也跟小猫儿般,哪怕吃奶都没多少劲……

    “呸,”她忍不住在门口啐了口,“一家子缺德玩意,看着吧,你宝贝孙女婿醒来肯定是傻子!”

    在柯家男人挥舞起拳头时,她立马拉着闺女溜了。汜减 75 zho*ngwen.co*m 汜

    柯美虞一直都盯着柯恩淑,但是后者微低着头,仍旧是一副腼腆温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她全身心都扑在秦元九身上,倒是没腾出空调查给爹娘发电报的是哪位。

    不过想来以柯恩淑的算计,也不会亲自去邮局传信,调查起来并不会太容易。

    柯美虞眉眼带着冷色,默默念叨: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天道好轮回!”

    学校只歇了一天,号召全体师生打扫卫生修理房屋,第二天又恢复了往常的秩序。

    外语集结号刚筹办好,柯美虞直接将担子交给了原来外语协会二组组长,还有一本厚厚的她关于外语集结号创办经营设想,也一并痛快地送出去,而自己只挂了个副会长的名。

    她除了上课就跑到医院守着秦元九,不停地跟他说话,或者拿着书念。

    随着一天天的日子划过,柯美虞内心的希冀也被一点点磨去。

    她给秦元九仔细擦拭着手,小声地说:“九哥哥,我觉得就是我的日子太顺风顺水了,哪怕在末日在这种缺吃缺穿的年代,我都没为生活发过愁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不懂得珍惜,还在你跟,跟应晏之间左摇右摆,所以老天都看不过眼,给我当头一棒。”&#29306&#22914&#32&#98&#120&#119&#120&#99&#111&#46&#99&#111&#109&#32&#29306&#22914

    “你快点好起来吧,有什么磨难、劫数,或者因为锦鲤小命的反弹,统统冲着我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一念叨就是一个夏天,看着床上躺着的人,因为她不停地输入灵力、各种营养符箓地拍,并不见丝毫消瘦,身上的肌肉仍旧鼓囊囊地,跟平日沉睡一样。

    柯美虞突然眸子一转,凑到他耳边,“九哥哥,今天我们外院来了个特别年轻的教授,他外语说的贼溜,听说家里是红色资产世家,家里的钱财都是经过组织明面认可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住在小洋楼里,家里的摆设都是红木家具,还有一个家政人员,和一名司机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人长得帅气,说话风趣,我们同学都很喜欢他。我上周天没来,就是跟同学去他家里玩来着,还听了唱片,吃了巧克力蛋糕,还有披萨、列巴……”

    柯美虞极尽详细地说了自己到人家做客的事情,“对了,他听说我们创办了外语集结号,就特别热情而积极地担任导师,为所有来会馆的学生和同志答疑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里话外都在说自己跟那位教授几乎形影不离,还表达出自己对人的欣赏和崇拜。

    自此后她也不是天天来看秦元九,隔三差五来一次,还来得很晚,每次两句话离不开这位温教授。

    突然有一天她来了后,只是闷头削苹果,削完苹果后,跟泄愤似的大口地啃着。

    啃完,她又是趴到床边戳着他的脸,叹口气说,这次连九哥哥也不喊了:“秦元九,你说我情路怎么这么坎坷呢?每当我看清心的时候,人就不能给我回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醒不醒来?不醒的话我真跟人走了?”

    “你好歹睁开眼,给我扯了离婚证……”

    柯美虞一直盯着秦元九的脸,在她说出离婚证的时候,果然看到他眸子动了动。

    她又再接再厉地说:“温同志说人都是给自己活着,可不能前半辈子被父母牵制,后半生又指望儿女。一对儿女足矣,体验了为人父母的滋味,一辈子这方面的功课也齐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天周天我不来了,温同志受邀参加朋友的宴会。我得跟着去当女伴,听说宴会上有不少好吃的,还有红酒、香槟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床上的人睁开眼睛,侧头看向她的目光带着冷色,随即又是一副茫然。

    他轻蹙着眉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柯美虞一愣,内心是一群神兽在狂奔,“九哥哥,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失忆这个梗太狗血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?”他淡淡地挑眉,“你认错了吧?我在家里行三。”

    柯美虞眨巴下眼睛,“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男人冷笑声:“应晏,所以你是谁,为什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应,应晏?”柯美虞一愣,“哪个应,哪个晏?”

    男人也不出声,就盯着她,似是她出现是怀揣着不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柯美虞是真被吓到了,扯着他的衣袖可怜巴巴小声地说:“我是你媳妇呀。”

    应晏继续冷笑:“哦?那你是以为我醒不过来,所以药迫不及待给我头上种草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这是为了刺激,让你早点醒过来。”她赶忙解释说,“医生说,你长睡不起有很多原因,家属得常常跟你说话,时不时要刺激下你。”芈何 75zhongwen.com 芈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委屈你了,”他淡淡地点头。

    俩人突然间十分生疏,柯美虞紧抿着唇,内心难得酸涩起来。

    作精早晚要还的……

    医生护士听到秦元九醒来的消息,赶忙来全身检查一番,然后一脸同情和无可奈何地解释道:“人是没事,智力方面也没有太大的问题,就是他的记忆出现了混乱和短缺,少了三四年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柯母忍不住啊了声:“小秦这是将下乡后的记忆都丢了?”

    医生点点头,肯定道:“有些人脑袋受创,然后下意识选择性遗忘痛苦的记忆,这是有理论依据的。”

    柯美虞听了挺不是滋味的,看看一副置身事外的人,微微叹口气。

    如今坚持自己叫应晏的男人,身上没有一点沉睡两三个月的状态,起身就能大步走,所以医院也不留人了,给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    汜减 75*zh ongwen.com 汜。柯美虞瞧着他手极为熟练地画出应晏俩字,而且这两个字早就霸占她记忆十年。

    那每一笔每一画,怎样的力道如何的拐折,竟然与末日的应晏笔迹一模一样!

    她神色略微恍惚,到底是他记忆错乱,还是自己记忆错乱?

    回到家里,在老太太和柯母热情之下,大家欢喜地吃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只要人没事又不傻,记忆丢了就丢了吧,从新来过就是了。

    应晏神色淡淡,虽然不说跟之前般与大家伙相处熟稔,但该有的礼仪还是不缺的,并不会让人有丝毫不舒服的地方。

    进了屋子,柯美虞将人拉着坐在床上,自己搬个椅子坐在他跟前,“你确定自己是应晏,记忆终止在你家败落之前?没有,没有去过二十一世纪,也没有经历末日?”

    应晏看傻子似的冲着她嗤笑:“我脑子很正常,不存在任何不着边际的幻想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抱胸将柯美虞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,“你是我媳妇?我竟然结婚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柯美虞气呼呼地说,“你别以为脑袋忘了,就吃干抹净不认账。”

    应晏挑眉猛地欺身上前。

    柯美虞...()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