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封神:开局衰神附体

第61章 坟前恶斗

    土地庙的废墟上。

    张奎和雷震子怒目圆睁地对峙。

    二人须发戟张,如同愤怒的斗鸡。

    张奎驼着背,仰脸盯着雷震子。

    “你吃我,喝我,还拆了我的家。官司打到哪里我都不怕。你给我个解释?道场为何成了废墟?”

    张奎连珠炮般的发问。

    去了一趟九采镇。

    回来家没了。

    土地庙由于破败,但那是张奎的道场。

    神明的道场被毁,对神明来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雷震子撇着嘴,呋呋的喘气儿。

    “张奎,你休得狡辩,那几个人弄到哪去了?快交出来,否则我汇报丞相,治你的罪。”

    果然第一时间,雷震子就把他当成了第一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张奎早有对策。

    双目怒火直喷。

    “呸!雷震子,你办事不利,放走了狠人,反而血口喷人。我人在九采镇,怎会到这里来救人?别仗着自己是丞相的红人胡说八道。我张奎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的土遁术出神入化,天下无双,你还想抵赖不成?”

    张奎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无知的小儿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被骂的满面通红,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张奎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“土遁术并非秘术。殷郊便会。我听说他和你一样对马明远志在必得。人皇骨是洪荒至宝,你以为就丞相一人想要。殷郊一心想给他爹报仇,更想要。我问你,殷郊是封神榜之人,为何却死后滞留世间,不去封神台报到?”

    “都怪崇如流遗失神印,封神榜出现了漏洞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气愤之下,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说出困扰马明远多日的问题答案。

    雷震子狐疑。

    “殷郊在首阳山,你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“凡有土地处,都归我张英管辖,任何风吹草动也瞒不过我的眼睛。殷郊早派人守在九采镇,伺机抓捕马明远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肋下生翅,风从雷起。

    张奎一把拽住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。我的道场损失谁负责?”

    “松开,耽误了丞相的大事儿,你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摧毁了我的道场。这事儿讲到哪儿我也不怕。修不好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急着脱身。

    张奎拉拉扯拉不让走。

    雷震子怪眼圆睁,就要发怒。

    二人目光对峙,毫不相让。

    雷震子率先服软了

    “张先生,我请村民来给你修。保证比原来的还气派。”

    “雷震子,你少装糊涂。论世间的气派堂皇,多少华堂大屋都比我的土地庙强多了,为什么我非在这里?”

    雷震子不解。

    他来到轩辕村,拜访张奎。

    被这座小庙的破败惊着了。

    堂堂的土地总神竟然住在这么破旧的道场里。

    简直丢神族的脸。

    雷震子将土地庙震垮。

    本没有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张奎却不依不饶,不给个说法不让走。

    “封神结束,我归位履职。在此处修建道场。一砖一瓦中都掺有仙质,凡人进来祈祷,可以感受到神明的庇护,坚定信仰。跟普通的土地庙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这才明白对方为何对一座破庙如此疼惜。

    “你向天庭申请,再建一座呗。”

    “想的倒美,仙质有多宝贵,你不知道?道场破坏是多重的罪名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雷震子一跺脚。

    “好,道场是我破坏的,一人做事一人当,天界降罪,惩罚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要走。

    张奎地再次拦下。

    “口说无凭,到时候你不承认,我还不是没辙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急的暴躁。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留下供状,具你的大名。有字据在手,不怕你推脱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依你,拿纸笔来我写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纸笑。屋都塌了,我去哪儿弄纸笔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转了几圈儿。

    撸下手指上的戒指,往张奎手里一塞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有我的名字,押给你。如果我不承认,戒指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半天,勉为其难的收下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能食言。我不要你的戒指,只要天庭拨下仙质材料,重修道场,我一定还你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双翅一振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象一道流星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马明远从废墟中钻出来。

    习惯地拍了拍身上。

    土遁术施展时,有一层护盾保护。

    哪里能沾上半点土灰儿。

    “诺,这是戒指,我跟你前往轩辕坟。”

    马明远带着武平等人立刻启程。

    十几里路,眨眼即到。

    张奎拿着戒指在光滑的石壁上有节奏的敲击。

    敲了十几下。

    忽隆一声。

    一个黑黑的洞口出现了。

    洞口的边上还竖立着一个块石碑。

    上书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轩辕坟。

    “你们进去吧,我还得对付雷震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张奎,逮到你了罢?勾结马明远,骗我交出戒指。吃我一棍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的声音从高空传来。

    张奎一把推开马明远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进,这里有我。”

    半空中,雷震子现出法相,蓝脸红发,巨齿獠牙。双眼如灯,电光闪烁。

    手脚形似鸟爪,长长的趾甲抓向马明远。

    马明远提着白冰。

    武平抱着黄女。

    乔庄舞动七星宝剑断后。

    旋风一般扑向入口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大响。

    一根粗大的金黄棍立在入口。

    几人撞在黄金棍上。

    被弹出数米。

    入口忽地关闭,还是光滑的石壁。

    张奎跟雷震子战作一团。

    只见张奎上天入地,如同海中的游鱼。

    一把大刀更是出神入化,鬼神皆惊。

    雷震子声势惊人,呼呼喝喝,鼻孔烟生,口喷烈火。黄金棍上下翻飞,恨不得将张奎砸成肉酱。

    二人打的天昏地暗,飞沙走石,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马明远和乔庄想帮忙。

    悲哀的发现,这种级别的战斗根本插不上手。

    战罢多时。

    雷震子振翅高飞,嘬唇长啸。

    张奎大骂。

    “雷震子,想呼叫支援吗?”

    雷震子确实在呼叫支援。

    土地庙前张奎那一番话。

    貌似说服了他。

    其实他的怀疑一点也没减少。

    他也没回姜子牙那儿汇报。

    而是飞去了首阳山,去找王考祠。

    王考祠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别说殷郊,就连伯夷、叔齐兄弟的神魂都不在里面。

    雷震子知道上了当。

    将王考祠打的稀烂,双翅一振回轩辕坟。

    张奎正打开入口,放马明远一行人进去。

    当即禁锢了戒指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重新封印了轩辕坟入口,

    黄金棍扔出,挡住了马明远等人。

    雷震子跟随大军伐纣时。

    跟张奎交过手。

    张奎一把大刀,加上出神入化的驭土术。

    打的雷震子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封神后,雷震子肉身成圣,境界越发精进。

    而张奎受封神索和打神鞭的束缚。

    肉身也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境界不进反退。

    拼了全力,也无法拿下对手。

    雷震子率先呼叫支援。

    张奎舞动大刀,跟着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大刀奋力一劈。

    雷震子来不及呼叫,架棍相迎。

    一刀将他劈落地面。

    地面缠斗,雷震子庞大的法身反而阻碍了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几次因为身躯太大,动转不灵。

    险些被砍掉脑袋。

    雷震子收了法身,揉身猛扑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以为我怕了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张奎呵呵一笑。扔了大刀。

    “小子,让我领教一下肉身成圣的威力多大?”

    二人劈劈啪啪拳脚交加。

    马明远几人在一旁观战。

    黄女和白冰本身经脉有伤,又遭到武吉暗算。

    新伤未愈,又添新伤。

    战斗力约等于无。

    乔庄被雷震子折腾的厉害,本身境界太低。

    二人拳风所至。

    地下裂开条条沟壑,磨盘大的石头崩成碎沫。

    劲风扑面,乔庄憋的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余威将他的衣服划成破烂的布条。

    窒息之感让他如出水的鱼。

    马明远比他略强。

    试着凑前助战。

    金汤功全开,防御调到最高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拳风扫过。

    虽隐隐约约有些疼,完全能够忍受。

    “吃我一拳。”

    马明远奋力抢进去。

    双拳一摆,“罗汉伏虎。”

    打向对方太阳穴。

    右腿直踢。

    一招“飞龙在天。”

    踹向对方小腹。

    拳脚起处。虎啸龙吟。

    马明远学得这一套降龙伏虎拳法。

    今天小试牛刀。

    雷震子滴溜一转,闪开马明远拳脚。

    双掌上翻,拿住了马明远的手腕。

    马明远立刻全身酥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乖乖我跟走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