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朕

第247章 245【商贾献城】

    李正分兵南下的军队,已然抵达湘潭。

    黄幺皱眉问道:“湘潭这种地形,兵再多有甚用?为何不留在长沙?”

    萧宗显回答说:“长沙守军上万,城高池深,根本无法强攻。分兵之后,或许能诱敌出城,在野外一举歼之。至于湘潭,突然增兵,说不定就能吓得城内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算不来,湘潭也快投降了。”黄幺好笑道。

    湘江流经此地,形成一个“几”字湾,湘潭城就在几字湾之内。城墙三面环水,只能从一面进攻,兵再多也没什么用处,每次攻城都只能安排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黄幺隔着护城河坐下,让弓箭手往城内射书。

    城外居民,要么进城,要么逃走,不敢留在兵祸之地。根据这些居民供述,湘潭知县已经病死两月,县内事务由县丞李犹龙代理。

    在黄幺看来,一个县丞而已,能压得住士卒几时?早晚是要投降的!

    李犹龙此刻站在城头,远远望着城外反贼,他是真的快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厮是陕西旬阳人,后来跟随左梦庚投降满清。

    不但投降,还在担任巡抚期间,剿抚并用瓦解了许多抗清部队。最后因为在天津“剿匪”,抗清部队实在太多,他只能宴请那些头领,希望能够全部招降。结果,被弹劾勾结南明,遭到满清朝廷罢官。

    这货罢官之后,还舍不得离开北京,希望能够再次被起用。一直在北京住了七年,遭御史王秉乾弹劾,说他既然罢官就该滚蛋。满清勒令他限期归乡,回家不久就病死了。

    一条狗而已。

    降不降?

    李犹龙是想要投降的,又怕从贼之后,自己的族人被朝廷清算。

    他好后悔啊,花钱买个县丞,没捞多少银子就遇到反贼攻城。

    “有援兵!”

    一个团练士绅,指着远处欣喜大喊,守城士卒却提不起兴致。

    黄幺安排的伏兵本欲出动,谁知新来的团练部队,竟然高举着一面大同军旗。

    “天下大同,天下大同!”

    袁应魁穿着一身丝绸衣服,看那模样就是有钱人,此刻却让团勇高喊大同口号。

    湘潭袁氏的祖宗,是大明开国功臣袁洪。

    弘治年间,袁洪的一个子孙,调任茶陵卫世袭指挥佥事。这支又一分为三,主宗世袭茶陵卫武将,另一支迁居茶陵做地主,还有一支迁居湘潭做地主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是啥大地主,只有几千亩地而已。

    黄幺包围湘潭之后,袁应魁立即招募子弟兵,然后观察风向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看到周家团练覆灭,袁应魁总算动了。他不是来帮助官府守城,而是带着一千多乡勇,想要投靠大同军捞取富贵。

    看到对岸的大同军旗,黄幺顿时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勒令乡勇留在对岸,只派一条小船,把袁应魁给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草民袁应魁,拜见将军!”袁应魁跪地大呼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黄幺大笑道:“快快请起!”

    城内守军,眼见反贼援兵已至,士绅又带乡勇从贼,顿时变得更加惊恐。

    代理知县李犹龙,见此情形,也打定主意从贼,思考该如何绕开士绅献城。

    李犹龙手下没兵,守城部队,全是本地士绅招募的。

    湘潭城内,宁乡巷。

    湘潭在明初并不起眼,连城墙都是木制的。

    明代中期,湖广得到大开发,全国商业也愈发繁荣。湘潭作为水陆要冲,迅速跻身湘南最重要的港口城市,其经济地位甚至超过了长沙。

    因此明末的湘潭,被人戏称为“小南京”。而湘潭富商聚居的宁乡巷,也被誉为“乌衣巷里”。

    宁乡巷各大家族代表,此刻齐聚谢氏豪宅。

    “南北商旅断绝,不能再打下去了,”谢鲤说道,“无论谁输谁赢,都必须尽快恢复商贸!”

    谭秋林说道:“如今看来,官兵肯定赢不了,咱们只能投靠江西贼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说江西贼,那是赵天王、赵先生!”王浑提醒道。

    对这些豪商巨贾而言,分田都是小事,他们主营湖广到广东的商业贸易!从他们举家搬到城里,而不是住在乡下庄园,就知道这些人更加侧重商业。

    赵瀚既然保护商业,那就值得商贾投靠!

    若是遇到不讲道理的,他们又会拼死反抗。

    比如另一个时空,满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这些商贾就出钱募兵奋力守城。

    由于攻城战打得惨烈,历时三月之久。清军破城之后,直接下令屠城,史载“杀男妇几十万”。

    两年之后,南明夺回湘潭,清军再次破城,又进行第二次屠杀,整个湘潭几乎被杀绝。

    仅第二次屠杀,徽商黄克念、程奭,不忍义民曝尸荒野,出钱买地请僧人收敛尸体。用竹笼装尸体,前后埋了三个月。

    后来三藩之乱,清军再次攻占湘潭,进行第三次大屠杀。这次杀的,大部分属于从江西迁来的移民!

    商贾们一致决定投靠赵瀚之后,开始讨论如何献城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钱财很多,手里却没兵。

    举人王岱起身说道:“第一,出钱招募士卒,就说是要守城;第二,夜里放火,趁机夺取城门。火烧李家!”

    “对火烧李家,哈哈,此计甚妙!”

    众商贾齐声赞叹,李家早已犯了众怒。

    李腾芳属于楚党名臣,官至礼部尚书,史书上颇多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但在湘潭的文人笔记当中,李家却作恶多端。李腾芳高升之后,李家开始大肆扩张,比如刚才说话的王岱,就被李家仗着权势谋夺过产业。

    如今,李腾芳虽然死了,但其子孙,却颇受杨嗣昌重用。因为李腾芳生前,是杨嗣昌父亲的至交好友!

    议事完毕,王岱身为举人,代表商贾们去见李犹龙。

    此君义愤填膺道:“赵贼可恶,残害士绅,肆虐百姓。湘潭商帮,愿筹银五千两,帮助官兵守城!”

    李犹龙已经打定主意从贼,听到这番话,吓得连忙说:“诸位高义,令人敬佩。”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

    李犹龙怕死,不敢暴露本意,只能笑着支持商贾募兵。

    这些商贾是真有钱,重金砸出,城中游民纷纷从军,反正先把入伍银子领了再说。

    又过数日,城内突然起火。

    却是李家大宅被烧了,商贾们带着募集的士卒,非常热情的跑来帮助灭火。

    怎么灭?

    把李家大宅靠近邻居的地方全拆了!

    王岱亲率数百士卒,冲向一处城门,让麾下齐呼:“反贼奸细放火了,反贼奸细放火了!”

    守城士卒大乱,带兵士绅无法弹压,竟然就此胡乱逃跑。

    代理知县李犹龙赶来,惊慌问道:“可曾抓到奸细?”

    “抓到了!”

    王岱冲过去,一刀把李犹龙砍倒。

    嗯,没砍死,文人力气小。

    李犹龙挣扎爬起,惊恐大喊:“别杀我,我愿从贼,我……啊!”

    王岱又是一刀砍下,结果还是没砍死,只能再迅速补上几刀。他累得腰酸背疼,喘气道:“快去打开城门!”

    历史上,王岱与王世祯齐名,被誉为“诗书画三绝”。

    他在湘潭遭遇三次屠杀,全家几乎死绝了,躲到城外才幸免于难。直到五十多岁,王岱接受满清的征召,六十多岁担任澄海知县。澄海县也被杀得人烟稀少,全县只有一座城隍庙香火旺盛。

    王岱在澄海招募流民,开荒垦殖,修筑堤坝,恢复市场,设义仓救济穷人。最后死在澄海,身无长物,百姓痛哭送其灵柩归乡。

    仕宦满清又如何?

    他没有屠杀过义军,三藩之乱以后才做官,实实在在救活了无数百姓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岱,还不到二十岁。

    他率领士卒占领城门,待黄幺领兵过来,立即上前作揖:“请将军派兵维持城内治安,弹压趁火打劫之人!”

    “很好,你来带路!”黄幺赞许道。

    王岱先是把黄幺带去宁乡巷,将富人区的治安维持好。然后把各家商贾叫来做向导,分别领着黄幺的部队,前往城内各处镇压暴乱。

    至于王岱自己,则跟随黄幺前去占领县衙。

    一切搞得井井有条,黄幺和宣教官们,都没费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及至天明,黄幺赞许道:“你很有才干,先跟着我做事。等打完仗之后,我推荐你去吉安,总镇肯定喜欢你。你可有功名?”

    “举人。”王岱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。”黄幺虽然自己没文化,却特别佩服有学问之人,前提是对方不残害百姓。

    王岱献计说:“长沙、湘潭,皆商业大邑。围困长沙,可射书城内,讲清楚道理,城内商贾必然甘做内应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黄幺问道。

    王岱解释说:“我军围困长沙,时日越久,商贾损失越大。”

    黄幺摇头道:“长沙守军上万,商贾掀不起风浪。不过此计也可用,多几个内应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讲长沙之事,黄幺开始询问湘潭情况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突然有信使来报:“黄兵院,我军已经攻陷长沙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黄幺和王岱双双震惊,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长沙坚城,哪有那么容易打下来?

    喜欢朕请大家收藏:朕更新速度最快。()
Back to Top